2007年12月31日

投名狀

我在想,兄弟情是包裝。天大地大,不及兄弟情大;兄弟的命就是命,其他的皆可殺。但兄弟情建基於什麼呢?李連杰有共和理念,但他立投名狀,直接一點,是想江山再復,借助「兄弟」的力量,抬起自己,他殺那個外人時叫對方認清楚投胎報仇,那一刻並不是基於情義,他根本不信投名狀。劉德華和金城武呢,殺一個外人以示忠誠,由不信任開始的誓約,為的是填飽肚子,當然共同殺敵的情景是悲壯得很,但那一種盲目的匪氣,搶錢,搶糧,搶娘們,意料之內很快便分裂了,這結局又有什麼出奇。又,以李連杰的聰明才智,他從死裡逃出來,偷兄弟的女人,明白兵不厭詐,最後連兄弟都殺,體認人性的人,站在光明與黑暗間的灰色地帶,這種人是否心裡是否真的有一個純真的烏托邦呢?或者有。就像馬克思、毛澤東,在絶望的盡頭發夢,以動盪爭取和平。很喜歡劉德華那面孔,瘦得那麼好看,衝動時大叫:人無信就是畜生!當匪,我們要當最大的!英不英。金城武呢,大哥是對的,傻吧,肢體語言卻表現得很有個性,或狂放或安靜的舉手投足都散發著魅力,眼神如泣如訴。我在想,世上最吸引的男子勇敢時有點脆弱,女子則間中散發著瀟洒豪邁,同不同意。

2 則留言:

匿名 說...

Happy New Year!

鄭裕文 說...

謝謝你, 宿分, 是不是有點遲, 新年快樂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