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10日

周杰倫

實在沒有辦法不喜歡周杰倫,特別是看完他的演唱會之後。

沒有最好的位置,單閉上眼細聽,也能聽出杰倫的歌喉很爛,卻有相當的才華和直率。旋律簡單,詞則白得像小孩子。掛念外婆就寫一首叫外婆;想起媽媽就索性將專輯的名字叫葉惠美;可愛女人,我想你想到瘋了瘋了瘋了;鬥牛是射籃;雙節棍是耍給李小龍看的;霍元甲擺脫了傳統的中國風,像太監一樣的歌聲;還有新歌,牛仔到酒吧只喝牛奶,不用麻煩啦,不用麻煩啦,一次過來吧,正義呼喚我,美女需要我,牛仔很忙的。很有趣是不是,聽到就想跳舞。

記得有一位朋友說,周杰倫嘛,來來去去都是唱那些,開不了口和彩虹有何分別,雙節棍和霍元甲都是哈哈呵嘻的。這點我不盡反對,只是,他在音樂上卻一直給我很自主的感覺,至少他的音樂都很隨心,就算重複、類似,也別要刻意討好誰,我為自己而創作,創作是愉快的,散發著一種自主的光彩。

不知我是否有錯誤理解,我覺得eason唱crying in the party是很勉強的。不是說 我不喜歡舊歌,那是歲月遺留下來的產物,人們透過舊旋律,一步步通往回憶的道路,只是,我很不明白,為何,有些音樂人要在新時代再用舊方式創作一首模仿舊歌的新歌呢?crying in the party給我的感覺就是如此。當然,不能否認,eason還是將很多麻麻地的歌唱活了,他在時代曲時曾經能創造時代,只是以最近兩張專輯看來,反而是時代巨輪創造了他,太努力保留過往漂亮戰績,太刻意的去找尋突破,怎也無法在當下扎根。周杰倫呢,他的賣點一直都是當下。

如果一天,eason和杰倫不知為什麼原因被人遺忘了,我猜,eason一定會沉淪不得了,音樂是生命的全部,他一直也認真用心的面對;但杰倫呢,或他只是聳聳肩,哦,是嘛,忘記我啦,拿著吉他唱呀唱,或是天天去打籃球算了。我會較喜歡那種男子呢?家暉說,他看到我心裡不只七隻鬼,每隻都有著極端的性格,語氣那麼認真哦。

2 則留言:

匿名 說...

當你形容周杰倫的歌時,例如,像太監的腔調,使人忍不住笑出來。周杰倫就是一個很特別的歌手,雖然唱功比不上陳奕迅、王力宏,但他就是那麼與眾不同,光芒四射。

鄭裕文 說...

呀, 宿分, 原來我們是同一場呀. 我坐得差不多背台, 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