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7日

聲音

因為補選的事,和幾個朋友聊起政制的事,我才知道,原來他們都認為香港民不民主,無關痛癢。他們的觀點是,港人生活安定,現在的官員們雖不怎樣出色,卻不至於大邪大惡欺壓市民,又算清廉,看不出必要,花如此人力物力去爭取民主,不如省點時間做點實際點的事,而最主要,是他們看不出民主後,生活有啥改變,快活的繼續快活,慘情的照舊慘情,選出來的那個未必是最好之類。

雖然我不全否定他們的想法,但聽了也不是不失望的。我在想,為何我這種人,幾乎從不看報紙、不看電視、不看本地小說、厭世、常常想盡辦法擺脫社會的人,還關心時事什麼呢?我也幾乎取笑起自己上來了。沒錯,像我這種相對地活得富足的人,民主之後,實際上沒啥改變。但,對於一些弱勢社群呢?一些被社會遺棄的人,一些不知用什麼方法去面對社會壓力的人。我的想法是,民主,或者不只是為自己而爭取的。

我並不相信,人能達至所謂絶對高尚人格的境界,任何人都有黑暗一面,特別是涉及利益或在一些極端的情況,人心就會被矛盾拉扯得四分五裂。假若,當權者關注部份人的利益,在政策上側重一邊忽略另一邊時,那被遺棄的一邊如何能發出聲音呢?我們因而需要民主,當然民主不單單等於普選,但普選是第一步。

記得反對廿三遊行時,市民叫得最大聲的是「董建華下台,曾憲梓食屎」,不到鵝頸橋,喉嚨已又沙又痛了,那時大家體內都有一肚火,不吐不快。但想深一層,理智點,旗幟明確點,誰下台、誰食屎是洩憤用的,誰下台根本解決不了什麼,也不是單單選一個良心,切一個毒瘤的事,而是要有一個制度,或者叫做系統,公平的、透明的,可以推舉、可以罷免。

民主是少數服從多數嗎?在普選的情況下是,但我相信那是民主其一方法,民主不只是服務大眾的。多數人的決定一定是最好的嗎?不一定,特別是我本來就喜歡向著大多數人的想法的另一個方向走,我不知道好與壞的事,假若一個社會所有人都只著重結果好與壞的話,那真是太可憐了,用什麼標準來量度?你的間尺是什麼比例的?我一直在提醒自己:細心過程,傾聽心裡最大的聲音。

2 則留言:

說...

很典型的香港人心態呢...就是那種不在其位,不謀其政,事不關己,己不勞心的apathetic 對大部份人來講,只要生活安定,經濟好,年尾有雙糧,可以退下差餉,那誰人在位都無分別。香港根本就是一個缺乏政治意識的地方...雖然很不喜歡曾特首那種經濟大於(就是)一切的格調,但或許這就是大眾所想要的。在這前提下,可能真的普不普選,有無一個合理的政治體制都無所謂了。太平日子各自享樂,有甚麼事發生就上街,鬧一輪以後,經濟好起來又可以馬照跑,舞照跳。有時看一看Marx,不得不佩服他某些見解。

鄭裕文 說...

有什麼比經濟重要呢? 藝術,愛,正義,尊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