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4日

神探

真是很好看的電影,我十分推薦。為何杜琪峰可以如此男人,卻又能如此細眉細眼,一個夜晚,一支失搶,一個定格,一個笑容,你可以稱它為警匪片,卻又跳出了警匪的框架,同樣的感官刺激、明快的節奏、商業化(褒),但在這之上,是鬼魅氣息,是哲學味、人性倒影,還有演技好不得了的劉青雲,唉,根本沒有人能替代劉青雲,這種男子。我在猜,要拍這齣電影,是否先要成為梵高,或john nash,打破一切,再由零重整,再打破,再重整,在天堂和地獄之間跌盪,天使和魔鬼分別出場,將人類折騰得四分五裂。

「如果你開搶,就和其他人沒分別。」
「我是人,幹嗎要和其他人有分別?」

呯!很震撼。內容早猜到,兇手早就水落石出,但看罷還是覺得很厲害。女人在導演心中是怎的形象?聰明、冷靜、自私還是計算。也表達得很有趣,一個吹口哨的人,變出七隻吹口哨的鬼。一塊鏡,映照著潛在的自己。要了解案情,唯一方法是親身經歷一次,不是簡單的案情重組,是要將自己活埋,失一次搶,失控一次,要有利害衝突,要透不過氣,要在絶望中掙扎,人心裡的鬼才會浮現。人到底性善還是性惡?我認為沒標準答案,為何不是善就是惡?人有時善,有時惡,兩種特質又如何。心裡沒有鬼的人,切一隻耳朵給他。

2 則留言:

tusswu 說...

韋家輝的劇本與人生扭曲的描述,一直都是我最愛的。要拍這種題材,我夠膽講,在香港就只有韋家輝一人可以做到及寫得出。神探好睇,最愛這種七種人格的表現,而且劉青雲像一個精神病般,說著自己比他人更了解他自己的悲慘現實。

最重要是,彬Sir決定為自己「精神病」付出生命,最後卻只看到另一個黑衣女人登場的無奈...

鄭裕文 說...

TUSS, 其實我真的不知道是韋家煇如此, 還是杜琪峰如此, 這片中, 他們兩個好像就是那一陰一柔的鬼, 有時你拉, 有時我扯, 這片我都看了一段時間了, 還是覺得很精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