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27日

龍蝦鬼

照顧植物有時真是一件頗累人的事。一天忘了淋水翌日便有幾塊葉枯死;太多水呢,便長出貌似毒菇的東西;風一大,整晚便來來回回將植物搬入屋,尤其是那盤玫瑰,鮮紅色的花蕾嬌艷無比,卻弱不襟風,風一吹,莖幹斷了,花瓣散落一地。又,那些香味植物呀,米仔蘭、白蘭、迷迭香,都不肯發出香氣, 唯有薄荷肯乖乖地給人一種清爽的氣息。

動物的情況也一樣,早陣子養了八條小紅劍,翌日早上卻發現八條全部跳出缸外乾死,我嚇呆了,看著自己的手,一陣血腥氣。不放棄,放兩隻小龍蝦進去,沒跳出來了,數天後卻發現其中一條的屍體,拾起來掉到垃圾桶,再回去缸邊,怪事卻發生了,缸裡竟然還有兩條龍蝦游來游去呀。心一寒,心想我是思覺失調了,或是世上原來有龍蝦鬼這回事,怕了幾天,幸好一位好心人告訴我龍蝦脫殼的事。

看了電影《東京鐵塔》。小時候母親拖著雅也的手,一臉天真;長大了,雅也拖著年老母親過馬路,一步一步的慢鏡。電影的開始是相當吸引的,就像章回小說的開頭,說書人走出來了,敲著魚木,一下一下,告訴大家一個關於自己的故事,父親如何失意東京,自己如何在成長中迷失,母親怎樣在鐵塔下閉上眼睛。只是尾段不知怎的變得很累贅,真懷疑是兩個演導的手筆。

在茶餐廳遇到王老闆,他握著我手謝謝我替他助選,又說了幾次對不起,我拍他一下,心裡是失望的,一開始已猜想他能力及不上對手,但他對民主有訴求,對地區事務有改善的決心,印象健康,不是沒機會的,卻輸了百多票。他分析說,是策略上輸了,事實上大部份泛民的候選議員都是在策略上輸了,民建聯今次獲勝真是令人心都涼掉的事實,即使基層服務做得好,地區太多勢力對民主步伐將造成障礙。

和一個新相識的朋友聊天,她說民主有咩好,台灣不是選了個陳水扁。我不同意,民主不是誰上任的問題,陳水扁好,劉德華好,我們要的不是誰誰誰,不是一個人,是一個制度,公平公正地選出來,配合一個透明的監察及罷免制度,that’s it。

2 則留言:

匿名 說...

我支持民主政制. 但友人跟我說, 民建聯做了很多改善基層生活的工作, 相反民主派只會吹水, 說理論, 不務實. 我對政治一點也不懂, 沒甚麼回應. 哎..

匿名 說...

龍蝦鬼....哈哈....

我在網上找不到豬皮鬼的故事,
果然大家都很堅持不講出去.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