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21日

dream

在夜間航海,我是船主又是大偈怎能不航行呀。是夏天的話,背心短褲,銀色的海浪,青島啤,海的味道;冬天呢,在船上那木製的浴缸,浸一個熱水浴,喝清酒,閉上眼聽小野麗莎。或者會航行到一個小島,有葡萄園嗎?喝一支令人感動的葡萄酒,唱一首夜遊杜拜。不一定要耀眼,但遇現的陽光都是不施脂粉的。在海邊的旅店留宿,像觸不到的戀人那間好不好,像海邊的卡夫卡那間好不好,旅店的主人叫約翰走路還是強尼行者?終於能入眠了,難得遇上和頸膊配合的枕頭床舖,就住下來吧。事緣是聽了一真人真事,一英國家庭,某天一家大小到外地旅行,發現一家汽車酒店太舒服了,一住便住數天,一住便住數週,一住便沒有再回家,長住下來了。對這個故事嚮往,誰以為無法掉下的生活,一時間又可以放棄。擁有和自由,金錢和閒情,有時並存,有時無法整合。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