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3日

你問我的朋友是否大多給我電郵而不在網誌留言呀,不,我和朋友都不通電郵的,也不確定他們來不來這兒,有一種自言自語感,有時反而更喜歡如此,現實的我,這兒的我,最好別在現實世界裡提起這兒,否則這兒便不存在了。嘻。很玄吧。不過也明白你說「不能接受差的自己」那部份,我也曾如此,不過後來認識到自己根本無法變好,生起一種「管它」情緒,公不公開便不成重點了。

你在找什麼類型的工作呢?這陣子對工作如此看,一是找超級喜愛的,完全別去計較窮不窮有沒有前途有沒有地位,因為喜愛是無價的,這前題下其他任何都可以give up;二是找盡快賺錢的,完全別想喜不喜愛,只搏盡去做,目的是過一段時間之後全心全意做自己喜愛的事。這想法是否太極端呢?當然,我猜這想法是一時性的,事實上最理想是找一份既喜愛又能好好維生的工作,只是,世界於我、或者我大部份的朋友而言,都不是太平衡,我因而更佩服我的父母。

你說單看我的網誌,根本不知道我的生活,呀,是呀,你已不是第一人如此說了,我寫東西總是零零碎碎的。可以再說多點,現在一至五工作,每星期喝兩次葡萄酒,在看小說《對倒》,很少到電影院看電影,在家看影碟《每當變幻時》、《女人本色》、和曹承佑演的《蜥蝪》,很喜歡曹承佑呀,我發現他樣子原來有點像周國賢,同樣散發著讓我無法招架的魅力。

又,你問起寫作的事,是呀,我喜歡寫東西,甚至覺得那興趣好像能維持很久似的,印象中除了跑步我也沒一種維持這麼久的興趣。雖然沒打算給誰看,但也可以說說故事本身,也是關於創作的,創作的意義,創作的無意義,大概如此了,完成後給你看吧,不過可能還需要很長時間,因為我暫時放下了。祝好。

1 則留言:

匿名 說...

哇, 星期六晚看到你的回信真開心,哈哈. 有些失眠是因為開心, 星期日可還要行山呢, 可是我管不了. 星期日的行山是毅行者訓練的最後一課了, 相當輕鬆的郊遊, 亦讓我趕緊拾回信心, 因剛在對上的一課拉傷了筋, 現在好得七七八八. 陸運會1500米的長跑, 渣打十萭米的短跑, 到現在三十小時一百公里. 一次次令人振奮的,越來越大的挑戰. 這次還不是個人, 是四個人. 加上令人敬畏的長時間和長距離, 由八月開始的訓練令四個人完成不可能的任務, 當中很有價值呀. 這個星期五便是比賽日了.

亦讓我想到下一個挑戰, 十萭字的寫作, 會是怎樣的呢. 這排我還忙於想我人生的工作, 可未有想過糊口的那份. 還很有心情放假呢. 歐遊的白日夢, 看旅遊書後引起了對歐洲歷史的興趣, 原來中東人的歷史可比歐洲還要遠古. 我還看了在藝術館展出中的大英博物館藏品展覽. 看見有趣的人類歷史, 埃及人受羅馬人影響,用寫實的頭像油畫蓋在木乃衣上代替抽像幾何的埃及繪畫,很fusion. 希臘戰神可能是飛天神佛呢, 有香港人說St. John 是莊子的後人, 我覺得神是被人類利用最多的創作. 很佩服原始人強勁的創作力. 在嚴肅繪畫和流行漫畫中間是否有生存的空間呢.

如果《盲山》是猶太人當奴隸時不願看的現實黑暗,《呼吸》是希臘劇作家的白日夢,《鐵三角》是羅馬人自我複製食老本充滿商業計算.

我想我真的要開一個自己的網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