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27日

now 1:35am

最近好像在過著別人的生命似的,只是帶一點哲學味說的話,人是否有所謂本質這東西呢?累積來的經驗和感情,是否一定要加在今天這兩個字之前?每天,或者每分每秒,我能不能成為截然不同的自己?那說法是絶對的,如果沒有經驗和感情,便無法體驗最痛和最愛了,新經驗只有新鮮感,舊的東西才會陳年出極端的情感。真想記錄一下自己的改變,就像小朋友貼一把長頸鹿的紙尺在牆壁上,間中走去量量度度,有時縮低膝頭,有時登起腳尖,有沒有高了矮了?紙尺是馬戲團的女兒。雖然現在是低著頭走,有些東西好像錯過了,事實是,旅行時在火車途中,窗外那一幅幅曾經以為略過了的風景,不是在日後某一天像掉石頭一樣掉進平靜的水面嗎?我要這樣想,否則我心怎能振作起來。晚安,飛人,我是真的很久沒好好睡一覺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