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9月21日

葡萄

再看一次神之水滴,連之前沒興趣的酒莊品牌也細細查閱,就像小女孩偷偷探腳去看門檻後的世界,很快便會經歷一場華麗的冒險,不久我體內所有血液都變成寶石的顏色。

這兩星期來喝的:
12 Sept:紐西蘭Marlborough Bladen 00年02年和03年的riesling,和03年的sauvignon blanc。
13 Sept:Bordeaux河兩邊,只是最後喝來喝去還是喝不出什麼左岸右岸。不過Sauternes Barsac Ch Rolland 2001的甜酒真是好好喝呀。
14 Sept:和父母在家喝澳洲的chardonnay,平凡的餐酒,但是很愉快的晚上。
26 Sept:義大利由北至南的風格,全部都是IGT,他們都說義大利酒陰陰濕濕像苦茶,同意呀,但陰濕得來,那澎湃的風格真是很對性格。
27 Sept:burgundy由北至南的chardonnay,喜歡那支Meursault Masion Champy,橡木蓋過果實味,是杏甫和果仁,很幼滑。

明天則約了爸爸去喝Alsace白酒,還算是近來最有動力做的事,有點像看畫,當中隱藏著無數故事和感情;也像看足球,讓人驚喜,差的年份也能奮力發揮,完美的土地可以做出劣質的東西。總之,喜不喜歡都沒所謂,都是主觀的,但過程愉快,和朋友聊天相聚也很愉快。

身體上也沒太對抗,當然有時胃會乾涸像脫水的海綿,但只要灌下幾杯水,間中休息幾天什麼也不喝,也在跑步,還幾ok的。只是我似乎不太會醉,和酒量無關,而是到達一定水平時胃便亮起警號,我便不得不stop了。人家快快樂樂的斷片去,我便捧著肚皮去胃痛,那是最令我不滿的部份。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