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9月5日

四腳蛇

花了幾天,終於將照片從smugmug裡扯回電腦硬碟機裡,我不打算再用這本網上相簿了,雖然服務好,年費也便宜,只是我不想再管理了,也打掃一下回憶。

那些大概是這五年內拍的照片,我小心的取捨,卻發現過程比想像中困難,當然不是技術上的,而是感情上的,又要將過去經歷一次。我將相片細細分類:家人、中學、漁護署、明報、表演、旅行、兄弟、教會、家暉和小學生,最多的照片來自漁護署,畢竟都四年了。

看呀看,有時覺得時光真快,一下認不出過去的自己,一下懷念以往的天真,一下又討厭自己的魯莽,當然也可以笑笑算數,只是也禁不住想,我是怎樣過渡成今天的我呢?

早陣子因為媽媽的一個電話,情緒崩潰了好一陣子,就連四腳蛇在溶室中出現也擊中我的敏感神經,我本來就是超怕四腳蛇的,特別體積很巨那種,我噴了幾乎整支殺蟲劑,卻惹來牠的反攻,不停向我奔往,不得已我只有將拖鞋、波鞋、皮鞋都飛出去,卻沒命中,大家跑來跑去對峙幾乎一個鐘,太驚之下我唯有閉上眼用報紙大力一擊,四腳蛇立時解體了,血液噴開來,沒頭的大尾巴仍在不停搖擺,有頭的另一端則伸舌頭看著我,發出絲絲絲的聲音。雖然那小動物沒罪,但那刻我覺得心真是受傷了,滿頭大汗的坐在廁板上哭。好可怕的經歷。

後來我在科大的足球場上,看著追著足球來回跑的男子們,不知怎的竟想通了一些東西,我打算放棄一些東西,由零開始再闖過,不知道這決定是好是壞,但當下感覺好多了,晚上也不用太久便能入睡,來,傾聽心裡最大的聲音,雖然要時間,雖然放棄很難。我是如此好起來的。今天心情好很多了,人也變得有動力,昨晚又去了跑步,生活又平靜了。

打算將一些舊照片放在這網頁上,會不會有趣呢?祝好。

10 則留言:

匿名 說...

我像是剛開始在空白的畫紙上畫,新工作,尖沙咀的風景,每天上班坐的天星小輪,A380空中巴士掠過海運上空後,在星光行與鐘樓中間看見她在藍田上空傾側.
而你呢,已經畫完了一幅,正反轉畫紙,開始畫新的一幅畫.

tusswu 說...

我在台東的時候,民宿的女主人都是一個台北人,她就是捨棄一切來台東追求想過的生活,那時,她對我說過學習捨棄,才會得到一些東西,所以需要長時間的學習呢~

說...

很難想像你會怕四腳蛇呢~ =)

我明白那種感覺,決定放棄是一秒鐘的事,回頭看,卻又好像失去了一切。由零開始,是嗎?

我今天飛北京了~回來時如果你有時間,我們吃一頓便飯好嗎? =)

祝好。

匿名 說...

生活應怎麼過,一向都沒有一定的答案,做明報好.做老師好.做寫作好...做什麼都好,不竟人只能夠單線一直行,根本無人可以話:"如果我唔辭呢份工就好了" "早知唔咁做就好了,,," 誰人知道我如選擇第二條路時,結果是好是壞呢? 因為根本唔會有機會比你去擇第二次,所以做什麼都好,安於自己感覺行事就好了,有時覺得,天上的給我們"感覺"這東西,就是讓我們除了可理智決定一d事時,也可以用感覺行事呢...現在你的決定讓你感覺舒服,那就這樣做呢...今日社工們原本走出來遊行,其實我是2001年入職,亦正是最受影響的一群,奈何,自己的想法有點讓自己不想參與其中,感覺讓我不想參與,最後就沒有去,好多同事問我做咩唔去,其實我並不是不理世事而唔去,我反是經過深思細慮先決定唔想去,我就是信我的感覺有一點點猶疑,故就不去了...

"感覺" 這東西好有用,不知是好是壞,但總相信條條路都是這樣行,選的是好是壞,都一定可以行出一條令自己過得充實的路...你亦好好開新的一頁..

回憶起以前同你玩dea時,我好似記得唔知大邦定細邦話我定你,行山時都係會"朋"感覺找路行,而唔係認認真真睇地圖..哈哈,唔太記得當時講咩,但講開讓我回想起從前..

你上次講開大隻四腳蛇事件,忘記同你講講幾日前,我都遇上大隻死曱由事件,我世上最怕是曱由,有日零晨時,爸媽訓了,突然見3隻小貓異常興奮,係地度找來找去,見到有一隻黑色野係地下飛來飛去,見有d唔對路,就望下佢地玩咩玩得咁開心,點知原來係玩梗一隻巨大曱由,已比佢地玩得半死,昏迷中,見到時真係嚇得半死,我一方面要企係張椅上,先用掃把趕走d貓,因好怕d貓貓會發狂上來,找隻曱由到我腳上,好辛苦趕走後,見到條屍,真係望都唔敢望,手震心震,又無人幫到自己,又唔想叫醒阿爸阿媽,但又刻意叫得大聲d,期望佢地會出來幫我處理曱由身後事,但最後佢地都無醒到,要我好驚好驚手到震埋離好遠咁掃走隻曱由,果時我極之埋怨我媽點解買果個垃圾剷係超短果隻,無一枝野插住果隻,所以我要決定掃隻曱由入個剷時,都同你一樣,用左好多氣力同時間,唸左好耐,期間又要勸d貓 "貓貓唔好過去啦..." 係咁講...當隻曱由掃左入去個剷時,我真係feel到隻手好震...雖然你無講到你個善後工作點處理,但我相信係比我更加加倍難度高,因我果隻未有血..掃把掃佢時feel到係乾屍咁...唔惦,又打冷震...你的經歷..的確好得人驚...

匿名 說...

哈 我的辦公室 也有一條 agnes b.
會吱吱叫呢 可是
想到牠會吃蟲子 跑得也沒小強快
就沒理牠了...
呀 忘了說 我回來了 :P
荷蘭 匈牙利 法國 瑞士...
經歷的 又多 又不算多
有機會 再分享 :]
祝好 補祝 生日快樂...

鄭裕文 說...

閃,我呀,其實通常未畫完一幅,便反轉畫另一邊了. 你還有畫畫嗎?

新的工作做什麼的? 和畫畫有關的嗎?

鄭裕文 說...

tuss, 學習捨棄呀,你說的對,不過有時我覺得捨棄於我不是太困難,放棄完全沒問題,問題是放棄之後我想要什麼.

看了你SEND我的民宿地址,我也打算去那邊住數天呀.只是有好幾所房間,你認為哪最好?

找天一起抽雪茄.

鄭裕文 說...

匿名娟,如果不講FEEL,我會覺得我的生活好像不是屬於我似的. 有時看舊相我也有類似的感覺, 可能個FEEL已過去了,我也認不出自己了. 好怪呵.

鄭裕文 說...

姐,你回來啦,當然想聽你的經歷,只可否及時告訴我,哪國家的男子最英俊? 哈. :P

鄭裕文 說...

零,由零開始,你的名字改得好呢.

看到這留言,你已由北京飛回來了是不?有沒有去八達嶺?熱烘烘的羊肉串?還有街頭四處的單車聲,坐位很高的那種單車,好懷念呢.

雖然我媽是上海人,但我還是很喜歡北京的樸實.很久以前的事了.

好呀,吃飯,你回來便給我發電郵,chengyuman@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