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7日

phuket

離開,又回來了。布吉沒我想像中傷感,卻又回不了幾年前健康燦爛的日子。去程機上,重溫一次阿始和島本的故事。為何要再看這本呢?我也不確定。每天游泳,撐獨木舟,泳衣掠乾了,還不及乾又穿上。和瑞琪玩,看他扮電視節目,玩你做長官我做手下的角色扮演。晚餐在lotus餐廳,開了智利的chardonnay,清爽的口感實在太適合泰菜的酸辣了。和家暉、rico撐獨木舟到那laguna的海邊,那是我想找尋的風景。夜航班回港,小氣流讓心倒掛一下,窗外是漁燈和霧氣,隨身聽播著陳奕迅的不如不見,手上拿著是小說《追風箏的孩子》。平靜的風景,平靜的假期。

3 則留言:

匿名 說...

:-)

匿名 說...

我也有玩獨木舟呀,香港式的,酷熱警告在城門河,水很髒,但是要學習反艇救艇,不得不和河水打成一片,交通很繁忙,划艇高速衝刺,艇隊的女生坐在單車尾座,用擴音筒不斷重複叫喊,「拉長!」

說...

真羨莫你可以去旅行 =P
看來你有個不錯的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