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28日

天堂口

四個男主角入面,我覺得劉燁是最不英俊但最有氣質的,他飾演一個性格極端的人,但事實上他卻沒使出太多演技,每一面都是真正的他,眼神本來是淡白的,一轉眼,便脆弱得叫人心痛,又一轉眼,便兇殘冷血得要世人唾罵。

不知道,我覺得這種男子是很罕見的,就算在現實世界出現了,或者我也不太喜歡和他交朋友也不一定,太複雜,可以通信或電郵來往,但現實上來往就不太好了。我偏好簡單和真性情的朋友,天真如楊佑寧,和我猜IQ題呀、跑步呀、或者間中聽我大發謬論然後茫茫然不明所以那種,可能因為我感情豐富,如果我身邊的人也跟我一樣無故哭泣或對抗就不好處理了。

電影其實不怎樣,故事普通,某些鏡頭也太john wu,特別是穿大衣的張震,用四十五度底下頭不望人開槍樣子,儘管應該是激情位我卻笑了出來了。唉,總之最近看的電影都不怎樣。(嘆息)

參加了一個wine dinner,喝了好多支rosé,那是夏天的冰涼飲料,玫瑰有氣的,粉紅無氣的,共九支,喜歡美國的zinfandel,喜歡南非的濃郁,反而法國的叫人失望,不過算吧,那種東西是一種氣氛多於味道,餐廳也相當雅致,也認識了幾個朋友,是暑假前一個很開心的完結。

也去了在maren家舉行的滄浪寫作分享會,有人說起小說的題材總是在身邊出發,我同意呀,特別是凡人的腦準也不能如此妙想天開創造另一個世界,只是,我也矛盾地希望自己,若是寫故事的話,能虛構一點,用假的大主題,配真的部份細節,如此我才能滿足自己的渴望,否則便和寫blog吐心事沒分別了。

腳好了一點,開始跑步,身體卻沒隨之放鬆,反而昨天頭痛了一整天,今天好些了,靈魂也健康,別擔心,哈,誰人說擔心,我開始越來越不知道我這兒有誰讀者了。怎也好,祝好,朋友&親人。

2007年8月11日

追風箏的孩子

蓋上《追風箏的孩子》,我便哭了,竟然有人能寫出如此精采的小說,我能想像這個阿富汗作者,寫作時流著血痛苦極了,完成之後卻又是多麼滿足。他用激情的文字,將記憶剖開,拾起童年的悔恨、內疚,穿越時空,在當下贖罪。

男主角是阿米爾,他的知已叫哈山,同時又是他的僕人,兩人在那青蔥草地上參加風箏大賽,當風箏掉下,忠心的僕人轉身為他奔跑。「為你,千千萬萬遍。」哈山說。但哈山最後被主人背叛了。

那是有關阿富汗人的哀愁、每個人對童年時魯莽的執悔、對光明的追求、還有,有關良知、自我、犧牲、勇氣。肯定是近年最好看的書。(嗯,早兩個月不是說風之影最好嗎?:P)

2007年8月7日

phuket

離開,又回來了。布吉沒我想像中傷感,卻又回不了幾年前健康燦爛的日子。去程機上,重溫一次阿始和島本的故事。為何要再看這本呢?我也不確定。每天游泳,撐獨木舟,泳衣掠乾了,還不及乾又穿上。和瑞琪玩,看他扮電視節目,玩你做長官我做手下的角色扮演。晚餐在lotus餐廳,開了智利的chardonnay,清爽的口感實在太適合泰菜的酸辣了。和家暉、rico撐獨木舟到那laguna的海邊,那是我想找尋的風景。夜航班回港,小氣流讓心倒掛一下,窗外是漁燈和霧氣,隨身聽播著陳奕迅的不如不見,手上拿著是小說《追風箏的孩子》。平靜的風景,平靜的假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