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29日

記憶總是潮濕的

即使喜歡王家衛,竟然一直也沒去看劉以鬯的小說。剛看完了劉以鬯於1979寫的長篇小說《酒徒》,才知道電影2046裡常常出現的那句「記憶總是潮濕的」就是出於這本小說,而花樣年華呢,則是從劉以鬯另一本小說《對倒》改篇而成。

不叫得喜歡,卻是我很欣賞的一本小說。故事性不強,但呈現出來的風格卻很獨特很有味道。男主角是個酒徒,失意的作家,一胸文學修育,卻明白香港這個地方唯有寫色情或武俠小說才能糊口,他於是整天喝酒,像自言自語,又像做夢,徘徊於清醒與醺醉、理想與現實之間,那根本就是周慕雲,抽著煙喝著酒躲在房間內寫呀寫 寫呀寫。

記憶為何總是潮濕呢?抽象呵,但又不能不同意。是笑容、是聲音、氣味、眼神也好,由回憶堆積起來,一點一滴,就像是下雨了,水池在腦內慢慢漲起,想忘記又捨不得,水份在空氣中飽滿凝住,頭昏呀,那將要飽滿又總不成痛快爆破的感覺,是快樂還是痛苦?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