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25日

姨媽的後現代生活

就算失業,就算被人笑老土,就算被男人騙去一生積蓄,我覺得姨媽在上海的生活才算是生活。你看她會唱戲會游水會養雀仔,病後出院還是嚷著要吃膀蟹,那是情趣,或者是任性,即使過程中,是痛苦是孤單是一時激情一時失儀也是自己的選擇。

自由當然也有代價,最大的當然是放棄親生骨肉了。我覺得女兒到上海找生母這段令故事立體不少,一個人幾大聲說要找尋自我都好,可以放棄家鄉、可以放棄愛情,或者事業,只是萬一有兒女了,那矛盾感便立時超越一切了,我甚至因此沒那麼可憐姨媽,當然也不會覺得她值得如此下場,她只是要承受抉擇後的代價。有人說這故事荒誕,我覺得真實呢。

2 則留言:

匿名 說...

噢, 我覺得這套電影太寫實了, 寫實得令我都怕起來了. 想起我和winnie談到姨媽時, 總是很恐懼的.

鄭裕文 說...

MAREN, 謝謝你的留言. 我呀, 不怕做上海的姨媽, 只是千萬別要我回鄉下, 被人牽著走.....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