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21日

香水

看罷徐四金的《香水》,一刻沒有像看《風之影》般直接觸動,卻慢慢在心裡釋放一種敬畏感,不能不佩服作家的創意和耐性,二百七十多頁的小說,在首二百頁幾乎都是平穩直述,卻在最尾幾頁傾巢而出,而讀者又會覺得那是多反高潮和驚訝。

故事講一個自小缺乏愛的男人,他的名字叫葛奴乙,出娘胎便擁有驚人的嗅覺和製造香水的天份。只是,他也明白,多華麗的香水,總要宿命地散失,「一旦擁有這樣的香氣,最後終要付出悲慘的代價,承受極高的損失,但是在他看來:擁有和失去,畢竟要比索性放棄更值得追求,因為他一生都在放棄,可是卻從未體驗過擁有和失去。」

然後他成功研製出叫人萬千寵愛的香氣,卻發現「原來一直渴望的事物,也就是能夠嘗嘗被愛的滋味,如今卻在功德圓滿的這一刻,感到無法忍受,因為他自己根本就不愛他們,他恨他們。他突然發現,他沒辦法在愛中得到滿足,只能在恨和被恨當中得到滿足。可是他對人們的恨,卻完全得不到任何回應。此刻他越是憎恨他們,他們就越是把他當作神來崇拜。」

我覺得這是一本愛情小說,雖然葛奴乙沒實際愛戀過,或是細微的牽動,或是澎湃的慾念,只在他心中組織、建構、又粉碎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