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10日

灰藍

是誰拉上灰藍天幕,獅子山不見了,連朗豪坊的輪廓也被雨水化開。剛看出窗外,對面大廈的男人趁雨天乘機抹窗,玻璃一下子清晰起來,卻在不到一秒之間又變得矇矓。

心情不好,發現自己錯過了上星期四的葡萄酒課,我期待很久呀,卻因為工作太忙所以忘記了。我仍在考慮九月份是否繼續打工的事,老闆叫我務必在今個月之內答覆她,然後我盡量傾聽心的聲音,卻發現聲音很細小。我在想,如果沒所謂不如不做了,又或者如果沒所謂不如繼續好了,兩種講法也說得通。總之就不是「非做不可」或者「一定不能繼續下去」的工作,那不如由擲毫決定好吧。

在家看了電影「克藍瑪對克藍瑪」,是德斯汀荷夫曼於1979年得金像影帝的作品,講一對離婚夫婦爭兒子撫養權,之後他要待1988年才憑rain man得第二次影帝。故事其實很普通,也不能感動我,只是年輕的德斯汀荷夫曼看來很吸引,我野蠻地相信,如果他是歐洲人就好了,他的氣質怎也偏向歐洲多於美國。很久也沒到電影中心,是電影不對胃還是我的胃有問題呢。

6 則留言:

說...

如果不是非做不可的工作,讓自己休息下也很不錯~

Unknown 說...

Hello, I am back la!!
Stay in HK for 2 weeks.
Is there any chance for me to have a meal with you??

匿名 說...

因為工作太忙而錯過了一些重要的事,確實是最令人生氣的事,我的工作經常把我推到這個地步,記得有一年原本跟你及pk約好睇drama來慶祝聖誕,但因為工作最終我錯過了...站在門口卻不能入去跟你們相會,感覺很難受;還有早兩年讀嶺南的課程,好多個好幾次因為工作讓我遲到或缺席,當我在車上趕著去上堂時,卻又發現自己已錯過了很多老師的講解時,讓我心情變得很壞;還有還有...現在上插圖課程,好多時亦因為工作讓我不能好好的做好功課,交功課時,功課自己不滿意卻又要硬著交,常常有種遺憾感留給自己...

我想,我跟你都有"非做不可的事"要在這生裡去完成,卻暫時未尋找到有一份"非做不可"的工作,所以,真的要好好回想這數個月裡,這份工讓你錯過很多你重要的事嗎?有否讓你忘記去做你認為重要的事嗎?你連政府那份工也能作出決定,我相信你的感覺亦能告知你的路怎行,我現在這份工卻讓我曾經錯過朋友相會的時間.學習的時間.做想做的事的時間...待我準備好時,我亦希望出去闖闖...香港人的弊病,就是一生勞碌,沒有好好享受生命...好累人呢...

順道跟你報喜,早前我參加一個milk的character設計比賽,我得了獎呢!! :)
而未來有一個展覽(早前跟你提及過),星期五開幕,待我視察過值得睇時再通知你啦...因其實只係我跟三十多個同學仔做的合作畫,唔知好唔好睇...

鄭裕文 說...

零, 我還沒想呀, 打算見步行步算了 :P

鄭裕文 說...

TAS, 留了言給你, 請和我聯絡, 因為我遺失了你的電話號碼...

鄭裕文 說...

娟, 真好呀, MILK呀, 是否會在新一期刊登呢? 我會買呀.

你問我這份工令我忘記做什麼, 我想不是實質的什麼一件事, 而是失去了一份閒情, 百無聊賴發呆的閒情, 看偵探小說的閒情, 看電影的閒情, 因為工作時間太早了, 所以晚上很早便要休息,生活變得枯燥了.

有關你有份參與的展覽,你不用視察了,管它如何,我也想來呀. 時間. 地點. 人物就是un頂table了. 我問一問PK.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