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4日

保佑

黃昏在九龍仔公園游泳,天藍得很。和瑞琪鬥快在滑梯滑下來,他使奸招我輸了。游了十二個堂,力不從心,像冬眠後的蛇只能伸伸懶腰。洗了熱水澡,赤著腳在公園的長椅上玩平行木,曬了一整天的木質感很溫暖。心情很平靜。木棉樹的果子爆開了,棉花捲在風中。風吹來,是暖和的,有夏天的味道。

有關那事,我當然心急,想跑,又故意要抓著自己的足踝不放。矛盾呵,卻發現今次並不能用純粹的激情推動。脫軌的時間要遇得準確。躍起,墮下,接住。時間要剛好。問題是計算太準,是否會失去躍起的衝動。努力呀飛人。先是思考推動,激情跟隨。但願杜魯福和村上春樹都保佑我。哈,村上先生壽比南山。

1 則留言:

說...

香港的天氣應該很好吧,
不知道今年是否多雨呢?
除了潮濕的感覺,
夏天的味道還是很吸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