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27日

海豚鬼

早上醒來時聽到收音機播起小齊的「我是一隻魚」時已經覺得愉快的了,雖然歌曲的內容終究是慘情的,但小齊的唱法好清爽,節奏也有趣。是不是唯有台灣才能出這種男子呢,似乎比較能脫離現實而活下去,沒太多枷鎖,任性,也自由。

中午和家人在北京樓吃飯,是補祝爸的生日和母親節。外婆說起用剪刀將臉上的黑痣剪掉的事,笑了好久,是不是真的如此簡單便能將黑痣剪掉呢?

晚上吃了元綠壽司。然後和pk和阿娟到棉登徑的cupid酒吧喝酒。我點了一杯look for star,卻找不到藍色的星星。我們聊很多,但我都忘了,時間飛快過。深夜兩時,坐的士離開,當我說到「連的士司機也是一隻海豚」時,我身旁的的士司機也裂嘴笑起來。我想繼續告訴不同人有關海豚鬼的故事,說呀說,或者將來會比說豬皮鬼的故事更流行也不定。很開心的一天。

2 則留言:

匿名 說...

re:

嘻 因為 這趟出差 將是一個人
可是 單獨 卻不孤單
所以 畫這個 提醒自己一下 '___'
相信自己會這樣
會有那麼一個可靠安全的"想像"守護 :]

匿名 說...

說起台灣男子, 總覺得他們的音樂, 氣質和味道是在香港歌星裏找不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