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10日

時間

在starbucks吃合桃香蕉芝士餅,舌頭卻毫不寫意,只有一種大口吃的渴望,自虐的填飽空腹感。我不相信這叫生活。沒閒情看電影,沒跟誰做一分鐘的朋友,沒深深吸過一口氣,連朋友寄電郵給我也沒辦法提起精神回答,如此繼續下去,我很快便會與自己的影子分割了,在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每天只做讀出和洗入的工作,看著獨角獸呼叫卻不再被牽動。時間這東西令我有點懊惱,時空交錯得離譜,十二歲和廿九歲,他明明應該跟著我的步伐,間中卻在身邊出現,有時甚至超前了。一個單眼皮、膚色黑、頭髮捲曲、笑起上來有酒渦的小朋友。

2 則留言:

匿名 說...

這種感覺很糟呢.=(

阿爾伯特 說...

好久不見,近排您點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