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1日

muse

深夜三時,很累,但很想記下現在的心情。我又再一次被打動了。又是周國賢。在中環明愛堂看zarahn band show,那搖滾的力量將這幾天潮濕的心情狠狠打碎。不知人家看來我像不像花樣奇緣的松子,都這種年紀了,還一個人去看年輕人的騷,但我實在沒辦法不被吸引,我身邊就是沒有像周國賢這種男子,能給我那麼多的靈感,能獨立於天地,自由飛翔。在感情上他絶對有條件大放異彩的,卻選擇了組織家庭;事業上他放棄當偶像賺錢穩打穩扎,偏要冒險動盪過人家認為是闖禍無謂的夾band生涯,不忘本,承認自己的軟弱,再去創作。先別說他的音樂才華,是他的勇氣先感動我,好多次我見他唱功不太好卻聲嘶力竭的叫喊的場面我都被打動,笑得像小孩子音樂裡卻時而黑暗絶望。現實生活沒這種朋友,全是都穩陣保守愛守規舉不能冒險的悶蛋,我也是,偶爾是。所以說他給我靈感,我的繆斯。記著每一個悲傷哀愁的細節,忍受之後回看,是成長的元素。

2 則留言:

匿名 說...

似乎你已深深迷上了他啊 ^^

其實我的想法也跟你一樣呀, 經常在想, 為何回來香港後身邊遇到的人總是那麼的平凡(並不是說平凡不好), 只是真的很想有些比較有藝術/音樂感/才華的人在身邊轉轉, 讓我再感覺自由奔放年青有型呢. 每當跟友人說起, 他/她們便說我發夢, 叫我現實點.

最後我得到一個結論: 一是調整自己的思想, 二是調整所屬圈子. 決定要向後者進發, 但不知道會否到達目的地?

鄭裕文 說...

目的地的方向是哪裡呢? 似乎很難呀。我覺得找共鳴還不太難的, 身邊朋友都能分享心事和想法, 但若要做到能啓發自己思考的人則很難了,只有小說家和導演給我靈感勇氣,周國賢也算是,現實生活裡則沒遇上這種人,至少暫時我不知道有呀,孤獨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