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28日

51

連續十四天早上六時起床,白天的積極氣息沒有將我順帶變得開朗起來,反而黑夜短了,情趣都掉失了,沒看電影,沒看書,也沒有閒情聽音樂。昨天終於有機會喘一喘氣,喝了一杯林寶基尼,用飲管一口氣在五秒之內喝完,喉嚨霎時像噴火一樣,很刺激,卻又像燙傷了,是不是刺激的東西都有後遺症的呢。

工作上認識了一些人,似乎都沒法深入交流,裙子要穿過膝,鞋子要皮造的,頭髮要梳起,諸如此類。規矩,你懂嗎,就是早上醒來一定要摺被那種。培養人發展的地方竟是最箝制人思想的地方,不能跑,不能談話,不能表達,最緊要齊整,學問和興趣都是次要,我是無論如何不能認同的。

發現了一個秘密,不算大事件,只是一開始沒想過會如此,就像看了十幾年叮噹,才發現大雄原來是自閉兒童。初時很不開心,幾天後慢慢接受了,不是思想上的放開了所以接受,而是覺得,還可以怎樣呢,秘密呀,誰沒有秘密?是我隨時也有至少十個不能和任何人分擔的秘密,我已經沒有嘗試分辨自己哪部份誠實哪部份隱藏了。陳綺貞說80%完美日子,我呢,有51%得過且過算了,來,看,那1%有幾關鍵,今天完成這篇就剛好加了那1%了。win。

4 則留言:

匿名 說...

雖然不清楚你的新工作是甚麼(跟教學有關?), 又不知是短或長工, 但也替你開心呢.

Unknown 說...

我是秀明。嗯。這樣說或許會很不好意思﹐因為此後我們還是有機會見面的。不過真的想說一說﹐算是借著微醺吧。你這樣想的話﹐做人做得還是會比較痛苦的。

鄭裕文 說...

mag,是和教學有關,但我不喜歡呀,像坐監一樣,打算盡好責負將事情快快搞定後就離開啦. :)

看了你的blog, 對於工作, 你當下的感覺是穩定了還是試一試呢? 祝你工作愉快.

鄭裕文 說...

秀明, 謝謝你的留言, 你對我別不好意思呀, 想什麼就說好了. :)

同意你說,我這人嘛,想東想西,痛苦呵,只是我不太懂控制自己的感情, 只能靠阿Q精神去轉移了.

嗯, 我今天打給你呀, 因為我見了顏先生了, 當他說中間路線時, 我是一下噴笑了出來. 嘩哈哈. 嘩哈. 可以如此笑真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