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17日

你好嗎?我很好…..

每次久久不來這裡,回來一刻,總覺像在給誰寫信,很想由「親愛的…..」開始,卻發現心裡沒特定的書信對象。

唉,我又病倒了,喉嚨沙得很,看了醫生算有點進展,但緩慢。下午接到朋友來電,帶點嫌棄的說:你聲音可佈死人啦,像男人。我笑笑,發現自己竟連笑聲都是男人笑聲,哈,誰肯像祖與占般幫我劃上兩瓣鬍子,我便扮個小兄弟,在長廊裡和你賽跑,但當心我當然會偷步的。

或是受健康影響,早幾天心情也變得很糟糕,事事不順心,星期四黃昏,甚至空虛得連胃子也惆悵起來,一氣之下將整包蝦條一次過餵進嘴裡,霎時間,空腹感被填充了,喉嚨卻因而受罪。哈,好笑吧,平時總是聳聳肩說I don’t care,要人給我自由和時間,事實上,誰也沒逼我,是我自己老是催著那個還停留在某個時刻不肯向前的自己。

今天心情好了點,原因不明,至少向前走著(或者仍舊是繞圈子我不知道)。早上去了銀行和郵局,下午去了買蛋糕盒,逛榆林然後買了三本小說,回家收拾浴室和睡房的殘局,洗了兩機衣服,替花兒澆了點水,晚上則靜靜看雜誌和寫作,心情安穩點了。

好了,都深夜一時半了,uncle ray播著動人的爵士,是時候好好閉上眼睛享受了。香港這邊的天氣乍暖還寒,早上穿著短Tee上街,晚上便要加外套和領巾了,遠方你那邊天氣如何?(哈,說是書信嘛,這叫首尾呼應。)怎也好,保持聯絡,保重。

空中飛人

3 則留言:

匿名 說...



你好...
我也是呀 好想寫封信給誰 卻苦無對象
嗯 你讓我想起 我在南ㄚ島寫明信片給自己的日子...
最近在看"戰前酒" 你呢?
我的長假下週一正是開始 蠻期待的
一個沒有觀光 只有休息與發呆的假期...

祝好

匿名 說...

親愛的朋友,

病了的確令人精神不振;希望你早點康復,回復往日的笑容。

Cheers!

宿分上

匿名 說...

很久沒見了, 你好嗎?

我也很想寫信給別人呢, 可是亦是沒有對象. 那麼我就當od的友人是對象好了.

近來天氣奇怪, 一不留神便'中招'. 我今天也不知為何勁頭...

你要好好休息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