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5日

祝福

我竟然會去廣州。都忘了曾否到此地了,潛意識裡卻有著根深蒂固的反感。兩日一夜,是改觀了少許,不為其他,就為了珠江。我想,依水而建的城市,總流露著一種獨特魅力,水是活的,靠著水,人民豐衣足食,在水邊聚散、思源、踱步、談情,一個城市有了水,就注入了靈魂,充滿了生機,所以,我喜歡萊茵,喜歡台伯,喜歡劍橋,甚至,也因為珠江,開始沒那麼討厭廣州了。

19樓的酒店景緻開揚,落地玻璃看去,珠江就像中學地理書上的模樣出現。曲彎在這兒,江水流下來,在這邊沖刷,那邊沉積。現在的水位算高嗎?江裡有什麼生物呢?良久,一點一滴,珠江竟像變戲法一樣,在腦內由零開始成形了。

很喜歡有窗台的酒店,那是供旅人發呆的好地方,由黃昏到傍晚,微黃的天空到橋上的燈光一息間亮起,城市的速度並沒慢下來,但我的思緒終於可以放鬆了。我是真的離開了。每次坐在異地旅舍的窗台,我總會如此想。忽爾想起電影迷失東京。哲學系畢業,連到寺廟參觀也覺得惆悵的人,不正是我嗎,我是否也應規規律律去游泳,然後到酒店酒吧喝杯威士忌?

回程是翌日的傍晚了,直通車上,收到阿斌的sms,b女出生了,是胖胖的小寶,十多年的老朋友,轉眼便為人母,我們真的長大了,那感覺,能如何形容。然後,火車經過粉嶺,點紅彩綠的花市燈如晝,才想起,今不就是元宵嘛?多美好的日子,雙對對,靜靜猜燈、看花、吃湯丸,那溫婉的情懷,不是比送花不送花,禮物不禮物,細緻可人得多嗎?祈望在這天出生的小寶,也一樣幸福討好。

4 則留言:

匿名 說...



透過文字 都可以感受那份寧靜閑適...
喜歡放鬆狀態的你 呀 不對
我眼中的你 一直都能掌握節奏 只是...
此刻有份帶著好奇 而非點點倦的感覺

呀 威士忌 我最近買了瓶黑牌
有事沒事 在家就會來一杯...
那天跟朋友飯聚 喝了jim beam
認命了 只有強尼行者 才是對的那位...

祝好

鄭裕文 說...

嘻,你說的"強尼行者",比"約翰走路"好聽呢....早陣子看英文名字書,發現walker是指中古時英國羊毛工業在漂洗衣物時,用腳踐踏織物的工人,那,這酒是否應譯為"強尼踐踏羊毛織物者"呢?嘻... :D

匿名 說...

嘻嘻 咁... 不如叫...
"孔子踐踏羊毛織物者" :P
老孔不是字仲尼麼?
哈哈 古代對古代嘛

忘了跟你說
上星期與朋友去看"竊聽者"
淚流不止...

祝好

鄭裕文 說...

嘻,你笑死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