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2月27日

open diary

你知道一處叫open diary的地方嗎?那就像blogger一樣的網誌平台,較土氣平凡那種,現在很少人使用了,卻是我開展文字記錄的地方。今天偶爾回去,竟懷念起來,都兩年前了,那時,我並沒有邀請現實世界的朋友到訪那兒,卻意外地認識了五湖四海的人,感覺嘛,就像本打算在森林中獨自跳舞的,卻發現,樹木後,其他小動物都躲著,和自己一樣孤單,那就不如一起玩笑吧,那感覺。

不公開的日記、和素不相識人分享日記、和相熟朋友分享日記,有何不同呢?於我,內容上不會有很大分別,情緒上,卻有著很細微的起伏。要選最舒服的呢,應和素不相識的人分享吧。靜靜的,要回應嘛,便以文字回應;或看了,共鳴收在心裡去。反而,現實裡的朋友,特別是相識很久的朋友,甚至家人,看著現實的我,又再看我寫的東東,或明天又見面了,有點兒太赤裸是不?

現在嘛,open diary的記錄己結束了,部份在那兒認識的朋友都移玉步來了,嗯,謝謝你們呢,可還記得,那時的我,老是失眠?還有,我是多喜歡開快車,電單車遊馬來西亞,一臉沙塵;第一天學跳舞的戰戰兢兢;還有,和薄荷男經歷的二三事,你們都記得嗎?哈,都過去了,時間過得真快,都是那些日子。

12 則留言:

匿名 說...



真要說的話 我知道
其實我是比較喜歡那時候的自己
至少 是比較喜歡那時候的文字

我呀 偶爾就像散步般 慢慢踱步回到那舊居
看著看著 會懷疑 那是否自己寫下的...

該說成長改變也可
但是 習慣自我沉溺的我
還是會說 那是失去的情懷

於我 移民來到這裡
圖像的可用性高了 這是bonus
人呢 卻漸漸懶惰起來
漸漸捨下
細細找尋文字表達些微起伏的力氣...

可是 要說回去 又好像太刻意了
不需要 也不可能

可是 我還是會記得 那時候
純以文字交流的情誼
不斷在發現中 獲得驚喜 共鳴
快樂得想通通吐出來 哈

另一邊廂
卻又沉醉在那種因稀有而偷偷歡樂的體會

正如你所說 都是些好日子
真讓人懷念呢...

祝好

匿名 說...

我記得, 你的事都記得。好高興在那邊認識你, 就這樣兩年了。你在那邊開od不久,我就搬到xanga了,想來,如果你遲一點到od,或者我早一點離開od,我們也不會認識。說認識是否恰當呢, 我在想, 我們不會見面,可是絲毫沒誇張的是,你就靠你的文字, 在我心裡佔了一個角落兩年了。我總是想看你的字, 好像有種魔力似的。有時我在想,三五年後, blog潮是否熱烈呢,定還是善忘的人已經轉投幹其他事情去呢..我們到時又會在網路記下多少心路呢...

鄭裕文 說...

姐,我呢,是否喜歡以前的自己呢?我不肯定,但那情懷應是不同的吧。

你說的對,不可能回去了,就像電影迷幻沙灘最後的情節一樣,都過去了,告別一段關係,告別一段時間的自己,告訴那份沉溺,在這裡開展新一頁。

還記得一起發現的共通,多難得的共鳴呀,就有這姐弟的出現。祝好。:)

鄭裕文 說...

fion,謝謝你的留言,我也很開心能認識你,我們早就在不同平台了,卻到現在還能互相探訪,那感覺真好。

以日記開始認識一個人,每天寫下點兒,長久便發現那一點一滴的變化。嗯,原來都兩年了.....將來的事就將來算呢.....

:)

匿名 說...

OD真的那麼土氣平凡嗎? :-( 哈哈哈...

我從一開始寫網誌到現在都是用od, 從沒移居別處. 雖然曾經想在這裏開blog, 但最後還是懶, 沒有做.

當然記得你的一切啦... 電單車, 馬來西亞, 旅行, 薄荷男, 美酒, 海灘, 帆船, 陽光, 微風, 跑步,小說, 電影, 杜魯福, 自由, 灑脫, 飄逸, 獨立, 堅強... 這些都構成了對你的印象呢...

真的很高興那時在od認識了你. :)

匿名 說...

結束一個地方,實在十分可惜;另外,很認同你說,若在相識的朋友前吐露自己的想法,有時真難免有難為情、赤裸裸的感覺。
很高興認識你呢!

匿名 說...

還有,od 真有你說的那麼土嗎? :s:s 如果是的話,我們便是土人了。

匿名 說...

親愛的丑角(不知你還會不會用這稱呼),謝謝你的到訪,我的OD已是荒廢的樂園了,幾個月以來不曾有衝動寫點什麼,真不知我這悠長「假期」要放到何時。

其實OD的確有點土氣,但那不就是它可愛的地方嗎?簡簡單單,沒什麼add-ons,每篇獨立,不跟潮流走,感覺反而舒服。

鄭裕文 說...

親愛的kkbb,收到你的消息真好,很久沒見你更新了,不知道自己是否明白你此刻的感覺,但我也曾想過以後不再用文字記下什麼,卻發現那段時間感覺好孤獨....

或者,共鳴不共鳴什麼都不是重點,我只喜歡「記下」的過程本身,就有種吐悶氣的暢快。

我也喜歡OD的土氣呀,那裡是個好地方,就正如有些情侶分手時說:不是他的錯,是我變心我衰就是了...

嗯,保重,素未謀面,但感覺上認識好久了... :)

鄭裕文 說...

宿分,我也很高興認識你,剛在od上看到你剛跑完渣打,感覺良好,對嗎? :)

鄭裕文 說...

mag,謝謝你的留言,OD人都特別長情,有些,好像寫了五年了,那是網誌剛推出的年代,一個個獨立的部落,聚集成小社團...

別笑我,但聽你說後,我都有點懷念以前的自己了... :P

我也很高興能認識你,給我感覺,你就是離經叛道不曾甘於上班下班的那種女子。還是那麼喜歡淺野忠信?那麼愛電影?還有刺青的念頭嗎? 祝好...

匿名 說...

re:
哈哈..跑完之後,感覺很好,馬上訓番個好覺!
另外,我也漸感受到人生就正如你od上說的「走也走不出的牌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