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2月27日

open diary

你知道一處叫open diary的地方嗎?那就像blogger一樣的網誌平台,較土氣平凡那種,現在很少人使用了,卻是我開展文字記錄的地方。今天偶爾回去,竟懷念起來,都兩年前了,那時,我並沒有邀請現實世界的朋友到訪那兒,卻意外地認識了五湖四海的人,感覺嘛,就像本打算在森林中獨自跳舞的,卻發現,樹木後,其他小動物都躲著,和自己一樣孤單,那就不如一起玩笑吧,那感覺。

不公開的日記、和素不相識人分享日記、和相熟朋友分享日記,有何不同呢?於我,內容上不會有很大分別,情緒上,卻有著很細微的起伏。要選最舒服的呢,應和素不相識的人分享吧。靜靜的,要回應嘛,便以文字回應;或看了,共鳴收在心裡去。反而,現實裡的朋友,特別是相識很久的朋友,甚至家人,看著現實的我,又再看我寫的東東,或明天又見面了,有點兒太赤裸是不?

現在嘛,open diary的記錄己結束了,部份在那兒認識的朋友都移玉步來了,嗯,謝謝你們呢,可還記得,那時的我,老是失眠?還有,我是多喜歡開快車,電單車遊馬來西亞,一臉沙塵;第一天學跳舞的戰戰兢兢;還有,和薄荷男經歷的二三事,你們都記得嗎?哈,都過去了,時間過得真快,都是那些日子。

2007年2月26日

風車

好像是外公,或是外婆,又好像是爸,我真想不起童年時誰買過風車給我了。今天,我在車公廟買了一個,三角小旗上寫著「生意興隆,財源廣進」字句,多俗氣呵,卻是記憶中童年時嘻嘻哈哈拿在手裡的那一款,六個風車頭,七彩顏色,我插了在電單車上,風一吹來,便沙沙的轉起來,真好看。

車子從獅子山隧道跑出來,想起義大利的天空,連遠方山頭的蔥綠都清晰無比,那是崗松、那是台灣相思、那是春天剛剛長出來的小芽,哈,你不是相信吧,看得見當然是騙人的,但我想我的眼睛是康復了,雖然有時我還不太能適應自己沒有近視的事實,晚上上床前還是考慮很久要不要除眼鏡。

回家找帆船的資料,天氣應該差不多了吧,不想去想太遠事,只希望今年夏天快些來臨,遲些離開,一切美好事都在夏天發生。如果我在門檻到來之前還不能頓悟明白,恐怕那時連我自己都覺得自己很不可思議了。沒錯,不能心急,又不可以太慢,就如那金句:慢慢黎,最緊要快。

2007年2月23日

說話

那間十大書坊算幾寜靜吧,有點台灣小書店味道,所以花五十元做會員了,最重要還是可以借最新一期的神之水滴。租書還真便宜,五元一串魚蛋的價錢便可以外租三日兩夜了。店員說,旺角分店只有漫畫,深水埗那間有小說租,如果屬真的話太理想了。

雖然我認同共同閱讀的意念,環保點,節省點,但對公共圖書館卻怎也提不起興趣,今天就去了花園街一次,如何說呢,除了很難找到新書外,那種冷板板的間隔、白得太清醒的燈光、厚皮包裝書、還有旁邊自修室散發出來那9A、10A的苦讀氣息,都叫我失去閒情。我情願去旺角二樓書店,當然榆林仍是叫我最舒暢的,還有kubrick是因著電影中心而先得月,銅鑼灣的人民書店氣氛很好但選書太多簡體所以不是我杯茶,十大書坊是否我另一下腳地?

這陣子不上班,常常一個人過生活,一天到晚也說不夠幾句話,感覺還真矛盾,我享受寧靜,但又害怕孤獨。究竟,我是否需要一份與人共事的工作呢?我不知道,只是,回想以前,公司人是多極了,每天穿插在不同人和事裡,心靈似乎沒那麼空虛,但清醒點看,那也不過是「感覺上」熱鬧一點,事實上那人與人之間的交流,還不及現在一個人寫東西深入,哈,諷刺吧,不知道孤獨是否人類獨有的東西,不知我何時不再害怕孤單,不知現在的生活可以撐多久?

早兩天,rico和阿bean看罷門徒後,他倆來了我家吃牛排,終於開了那支托斯卡尼的Antinori 2003,成份是Sangiovese加Cabernet Sauvignon和Merlot。義大利酒還是很對胃口。或者我是太不細緻,所以份外喜歡流暢豪邁的義大利酒,還沒敏感到什麼煙草味、水果味都可以喝得出來,但整支酒很balance,從舌頭,到食道,到胃子裡去,都一樣溫暖,令人放鬆,好像喝幾多也一樣純滑,喝酒真令人愉快。

2007年2月19日

竊聽者

真是非常出色,看完之後心情大好,感覺佷滿足,我的靈魂太飢餓,有時,看了沒頭沒腦的電影,回家路上總是很空虛,但這電影不同,給我莫大滿足感,和外婆做的水餃宴配敵,你知道嘛,在完場時,甚至有外國觀眾在拍手,我也來不及反應,真是太出色了。

看了如此好的一個劇本,既有意思,又描寫細緻,對比自己創作的所謂「故事」,我的真是垃圾,我是真的如此想,是客觀主觀也無可厚非,別說我謙虛,也別鼓勵我,我這人越打壓越成長,還要狠狠鞭打那種,就正如男主角在柏林圍牆倒下後便再沒有寫作,安逸的生活叫人沒有靈感,我情願生於不安動盪的日子,也不要平淡無感覺,this is a present for me。

2007年2月8日

鼓勵

很久也沒寫過什麼了,其實才十天。日子好忙,但又可以說沒事忙,沒看電影,失眠病痊癒了,一上床便熟睡,渴望閒情卻發現心很難安靜下來。有點悶,有點迷茫,特別害怕想起將來二字。可幸間中還有點驚喜,尤其那機會,不實質,但鼓勵的意義仍重。我越來越相信命運,凡是降臨在我身上的事件一定另外包含著一個意義,意味著什麼東西,展露了一個秘密。喜歡今天的天氣,一切很清晰。夏天令我開朗,想去旅行,那裡都好,天空,飛鳥,海洋,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