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月24日

失眠病又復發了,在床上輾轉兩小時也睡不著,現在是深夜三時正。很冷,捲著棉被打這篇也覺得冷,手指冰冰的。窗外天空出奇的黑,竟還有意無意看到一粒暗星,我是否眼花了?

想起,早陣子哥哥來我家吃飯,他問我,究竟喜歡住旺角嗎?我忘了怎回答,但事實上,旺角的天空是其一令我感到頗懊惱的東西,特別是入夜後,街燈將天空照得通紅,拉上窗簾也覺得光得過份,加上女人街長期叫賣吵鬧,小巷汽車響銨剎車的聲音,整個氣氛也令我無法安靜下來。

好了,分析一下吧,剛才睡不著,是什麼佔據我的腦袋呢?瑣碎事。我知道。最慘就是我很清楚,對於整個人生而言,這些瑣碎事多麼微不足道,但事實上,為了過日子,為了填滿本性上的責任感,我沒辦法將腦袋掏空放鬆。

我想,朋友們說的沒錯,有時我確是讓人摸不著頭腦,例如極度自我但對某些人又能相當妥協,又例如怎看也不似渴望安定卻又能穩穩扎扎打幾年政府工。

我不知如何解釋,但這幾年來,我明白了,這不協調性,應該和我本性上並存的兩種超強特質衝撞併發而生的,那兩種特質就是:熱愛自由vs超強責任感。沒錯,我想過了,這分明是矛盾卻無法改變,兩者真真確確並存,成份比例還差不多,對自由的愛慕同時又確實希望承擔和付出,久而久之,造就了我大部份痛苦的根源了,是生活上或感情上都好。

我的生活是簡單的,感情卻很複雜;我的說話和行為是很direct的,但思考過程卻總是千絲萬縷。

今天早上,我去了lasik最後一次覆診,放大瞳孔後,雙眼也是25度近視,我對此感到很滿意,但聽了甘醫生說爸爸的事後,卻不自覺的擔心起來。我承認我是憂慮,但我不認我杞人憂天,這四字貶意太濃,就像對一些懷有愛在心裡的人那份自自然然的感情裡潑一盤冷水,誰也能理解感覺這東西不是收放自如的。

2 則留言:

匿名 說...

OH......保重呀!你倒是十分了解自己呢,那麼你得努力尋找心中所想了,加油!祝福你!

阿爾伯特 說...

我不知如何解釋,但這幾年來,我明白了,這不協調性,應該和我本性上並存的兩種超強特質衝撞併發而生的,那兩種特質就是:熱愛自由vs超強責任感。沒錯,我想過了,這分明是矛盾卻無法改變,兩者真真確確並存,成份比例還差不多,對自由的愛慕同時又確實希望承擔和付出,久而久之,造就了我大部份痛苦的根源了,是生活上或感情上都好。

---------------------------------

可能世間萬物都是陰陽相調,對立兩極其實是相容的。

沒有責任心,所謂的自由其實是"虛妄"; 正如吃"K仔"的青年人其實被心魔控制,但仍追求所謂的快感......

男女關係亦如是,性格不同的男女往往結成夫妻.....床頭打交床尾和,同時吵得越勁其實愛得越深

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