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月17日

玩笑

很多人說「巴別塔」超好看,我也同意是好戲,但坦白嘛,又不算叫喜歡。或者,正如tuss說,我已不能滿足於單純完整、平均、緊接的電影了,我還要多一點,獨特的、click中某條神經線的、風格明顯的、怪雞的之類。反而那天rico他們淩晨時在我家看的「恐懼鬥室」(一)&(二),恐佈、變態、小本製作但賣橋段,click中我兒時想當小偵探的神經,幾有趣,亦期待第三集。

最近跑步多了,生活也隨之踏實起來,心神平靜了,耐性也越磨越厚。重看一次昆德拉的「玩笑」,一頁揭下去,揭呀揭便一半了,再一次被小說這東西深深吸引。我想,我對小說和電影的愛慕是不同層次的,無聊時,想時間易過點,會想去看電影,嘻嘻哈哈不用腦或睡一場便過去了,但小說嘛,我只能在很專心、情緒很穩定時才看得起勁,那是主動的和自願的。又,一本小說可以包含很多感情,慢慢聊,一字一句的,天荒地老將畢生情感都放下去,那超慢速度的步步近靠感,說實是較切合我的個性。

「玩笑」這小說中,很多篇幅都打動我,這是其一:

「為何哀傷?因為我剛才經驗的奇遇其實一點也不特別,我並不是因為愛好奢華,並不是出於心血來潮,更不是出於一種令人不安的渴求,才想要認識一切,經歷一切(高貴面或者粗鄙面),而是那種冒險舉動已經變成我現實存有最基本、最習以為常的條件了。這些冒險已經將我所有可能性的疆嚴格加以劃定,它們用一清二楚的線條將我注定的情愛生活之地平線勾勒出來。它們表現的不是我的自由,而是我的宿命,我的極限,我的判刑確定。」page 73

8 則留言:

匿名 說...

又再羨慕你,還能有這種冒險的需要.不過我想我是過不了你的生活,只能羨慕.

關於看戲,我昨晚有件傷感事.跟一位以前很要好的舊同事聚舊.談到devil in prada,她對片很有共嗚,我本想跟她討論片中的不足,但她反應很大,最後有點鬧得不快.

傷感不是討論中的不快,而是從前我們都可以談得很深入,大家都不介意別人指出自己的想法有問題,但今天這種關係已不再存在.可能當年談得來,只是她當時正面對一些問題,特別寂寞,可能我這三尖八角的人對她來說還有新鮮感,所以一拍即合.或許女性的感情都是很處境性的,處境不同就不再"需要".

昨晚我再一次被教訓了"人家不想聽,你就不要講".我承認這是我的不對,但當人生的所有朋友都是只能談對方喜歡的事,這人生實在太孤單.

你說過喜歡"不如不見",我想我是明白的.

ps.我的3歲外甥近來喜歡了eason,他說他不是陳xx,是陳奕迅,要他媽宣佈他是最受歡迎男歌手.

匿名 說...

甚麼? 你竟然喜歡恐怖, 變態和怪雞的電影? 哈哈...我還以為你喜歡有詩意的如岩井俊二的電影(正如你說你喜歡燕尾蝶和花與愛麗詩). 大膽地做個提議, 三池崇史的電影有沒有看過? 他是鬼才, 每套戲都很不同, 有變態怪雞的(如殺手阿一/切膚之愛), 有感性詩意的(如中國之鳥人), 還有其他風格的(我仍在發掘, 但電影中心沒有, 不知往那裏找)..

嗯, 對了, 說起怪雞電影, 發掘完日本電影後我下一個目標將是韓國的如金基德和朴贊旭的戲.

說得對呀, 看小說真的要很專心和'情緒穩定'才可看, 眼睛跟著書上的字一隻一隻地走, 比看電影得花費精神和動力呀. 我近年懶了, 幾乎放棄了看小說的習慣.

鄭裕文 說...

y人,我總是不懂說是非黑白的事,我只覺得時間錯了。

她興高采烈告訴你她很感共鳴的事,你沒理會那份想和人分享的感情,一盤冷水淋向她;而你嘛,想找人討論電影,她卻不能有耐性的嘗試聆聽。那不是世間上千千萬萬對情侶朋友天天發生吵架的事?

人總有自己感興趣不感興趣的東西,誰也不能怪誰,投其所好是孤單,但人生不是本來已很孤單啦嘛。我總是沉默是金。

鄭裕文 說...

mag,我說的怪雞,其實又不是很怪雞那種。有很多太怪的日本片我也是不喜歡的。金基德我只看過慾離的謊容,但好喜歡。 三池崇史沒看過,應會找時間看看吧。岩井進二很美麗,但又不算最喜歡那種類型。:)

匿名 說...

飛人,我想的跟你一樣.我沒有怪她,我也說是我不好,我該早點察覺到她真的很不想聽.我想傷感,只是從前能盛載坦誠交流的關係,今天已風化得不堪一擊...(我們從前真的會說:這戲有點爛,但就是很合我心)更傷感的是她火的時候竟說出港女ol式的後現代cynical defense"你沒有經歷過其他生命,怎可以認為不真實?"...什麼都灰飛煙滅

人生本來就是孤單這個現實我本來就同意,可是我有時還是會被點點星光觸發純真的盼望,而你可能真的對一絲光線都平常看待.我現在覺得,這種孤單實在是永刧回歸.

記得我說過嗎?"做不成情人就不再見面,朋友可以長久維繫"這原來是一廂情願的空想...我也要開始學學你的沉默...

生死之夜到你變節了至覺未夠.多想一天相邀再次喝酒...一起走到了路口...總好於那日我...沒有...遇過...某某...

匿名 說...

飛人,金基德的作品香港有碟的有"慾海慈航","感官樂園","爛泥情人".我認為"春夏秋冬"很好,但香港好像冇碟.還有"情慾穿心箭".

過有,謝謝你的回覆.

匿名 說...

樓上的各位談的都很有深度和充滿哲理性呢。朋友這東西很玄呢,只覺去到每一處,總會認識一些人,但最後又有幾個,仍然是有來往呢? 也許我期望太高了。

tusswu 說...

如果你想看怪雞,我推介你看《日本以外全部沉沒》,我看得很開心,有錢都拍唔到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