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2月24日

三天

算是一個不錯的開始吧,聖誕假期正式展開了。

剛過的星期四,看剛上正場的「傷城」,晚上九時半,中段已猜到結局啦,但那冷冷的城市氣氛還是很有味道,導演好像很依戀香港高樓大廈的背景,風起雲湧的天空真好看,配樂也很impressive。梁朝偉老了;金城武那爛醉的角色很適合他,口音歪歪的,他應該幾有女人緣那種吧。

星期五則和家人在東湖團年,nigel帶了一支白酒,沒詳細看,只管喝,澳洲的riesling,對白酒又感興趣多點了,nigel說,這支白酒當中有菠蘿味、芒果味和大樹菠蘿味,我卻只能喝到菠蘿,但感覺那很精采。然後我們再開chianti的Sangiovese,印象中是一年前在馬莎買,才150元,還要加一蚊多一支那種,想不到那麼好,很驚訝是那支酒開後的變化,待久了是沒剛喝下去時那麼好,但最後那白朱古力味道,說來是作狀了點,但實在正是那種味道,真有趣。

想起tuss導演說,食的原理,香港人一直也重吃多於喝,為何呢?可能還是因為那「目的為本」的個性。不是嗎,吃了,怎也好也叫飽肚,但酒呢,除非喝醉,否則腸胃什麼也感覺不到。那喝不喝好呢,想來想去那就叫多餘了。反而,在意大利或法國,大家都享受過程,盡情吃喝,那就是情趣了。不知怎的我常常覺得人應多花時間學習花錢多於搵錢,那是幸福不幸福呢。

團年後,時間剛好趕一場9時11的「滿城盡帶黃金甲」,我竟是抱著看笑片的感覺進場的,或者是杰倫的頭盔真太搞笑了,像小朋友偷了大人的衣服穿那種。別誤會,我極欣賞他的音樂,但演技真爛得要命,忍笑卻忍不住,連眼淚也流出來也叫人想笑。劉燁也是,可否別再拍陳凱歌或張藝謀,你怎也是藍宇。

至於今天呢,早上起來便開始收拾,掉了很多舊東西,發現原來我的人生經歷了那麼多了,那麼多舊公司、那麼多強積金信托,還有舊電器的保養單,沒再聯絡的朋友們給我寫的信,舊照片,掉呀掉,一下子欣喜,一下子感慨,才發現,收拾東西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下午買了今天推出的shine和eric kwok大碟,兩張都期待久了,現在,我就是一邊聽著shine的「鼎鼎大名」在寫這篇的,祖與占仍然樂天知命,實在和我當下那清清爽爽的心情搭調得很。

3 則留言:

匿名 說...

聖誕快樂!每次收拾東西,都會找到許多珍貴回憶,然後便發現自己有那麼多垃圾

匿名 說...

有同感,其實黃金甲戲本不錯(只是不錯而已, 其實都冇驚喜...), 可惜選角唔得, 劉燁+鞏利做情侶, 感覺總是格格不入~

匿名 說...

Lui Lui Jer, here is the name of the white wine we tasted for your reference:

Kilikanoon Morts Block Riesling 2002, Clare Valley, South Australia

And here's my new blog:
www.xanga.com/nigelcn

Have a look and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