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2月15日

長安亂

竟在床尾找到遺失了的「長安亂」,一口氣看完,更喜歡韓寒了,我笑了幾遍,本來不自覺的,後來才明白當中帶苦,讀到喜樂最後的結局,鼻子竟也酸起來。

真想像不到一個82年出生的男子可以如此,他沒說什麼人生大道理(其實又能有何大道理?),但他很明白、簡潔、浪漫、幽默,現實生活真的沒遇過這種人,當然,說實的,我身邊連看書的人也沒幾個,要說會寫小說的更別說了。

小說有很多部份都很精采,但不知怎的,在這個寒冷、微雨的深夜,很想記下這段,出現於「長安亂」序言部份,就一點點就好。

「我發現小說可能完全不是我事先想像的那個樣子,不過也沒關係,無論如何,我都喜歡其中的一部份,一些章節,一些對話。不愛那麼多,只愛一點點,有的時候也不錯。倘若你愛那麼多,就如同寫「三重門」那樣,想每一句話都精采,除了讓人感到這不是小說以外,自己也很累,談過戀愛的都知道。

說實話,我對這本書沒有什麼很大的握,因為有的時候寫得大腦一片空白,實在不知道裡面的人物在幹什麼;或者有一段自己特別想寫的,但又不得不為此做一些漫長的鋪墊。所以,一點點,就可以,倘若人都是一點點,我想人一定活得很開心。」

8 則留言:

匿名 說...

完了手上的 red dust 後
大概 該找本他的書來看看...
剛好這夜晚睡 打個招呼 祝好

匿名 說...

"一點點"的道理...很好,對我是很大的提醒.我總是考慮到什麼齊體/本質方面的東西.

匿名 說...

我都睇緊,在每日早餐後十餘分鐘的空檔.真係好笑,這是我每天唯一的歡樂時光.
我看是因為你早時介紹三重門開始,然後一座城池,..較早還有過於喧囂的孤獨,當然還有馬戲團的女兒...村上春樹..從未失望..至於電影和音樂就追不上了..

鄭裕文 說...

閃令令的汗珠,在你那裡買到長安亂呢和一座城池?是否有韓寒其他書? :p 我可要飛到台灣才找到。

鄭裕文 說...

又,閃令令的汗珠,雖不知你是誰,但謝謝你,那麼細心看我的日記,你是否已由外地回來了?還是你本來就在外地?

匿名 說...

我在銅鑼灣尚書房買的,記得那時還有'韓寒五年文集',希望那裡現在再添一點,你便有書看了.
對呀,我從曼谷旅行回來了,有驚無險的一遊.
然後聖誕會去張家界.聽說會很泠還會下雪哩.
我也很想告訴你我是誰,可是師父說: 你們覺得在寺里很無聊,就給你們留一個秘密...有個洞可以想,是很好的事情.
^_<

鄭裕文 說...

哈,那段是很好笑....我想我也要去尚書房逛逛。

曼谷的旅程為何有驚無險?張家界好玩呀,幾年前我和一班朋友一起去過,基本上是一個森林,整天就是在森林裡走,有時下雪,樹上的雪掛很是好看。(只是若你要買那裡出產的雲霧茶時要小心,我試喝時芳香無比,買回來發現全都發霉了。)

其實我也不是沒猜過你是誰的,只是不太肯定。不過算吧,就在這裡保持聯繫。

:)

匿名 說...

因為這是我第一次獨闖江湖, 遇上騙子黨, 肚瀉, 兜路, 一切一切獨自面對. 沒有釋然的身份及武功, 沒有喜樂在旁.
第一晚在高級商場中也只感到冷,令我感到安全的是在不甘早回酒店時, 然後路過坐在四面佛休息及參觀的時間. 我想那兒的壞人不會在那兒打我的主意.
五天旅程, 就像警察巡邏, 留意壞人, 自制驚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