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1月11日

happy friday

起床便打算趕場電影。中午12時10分的場次。亞洲新星導的「師奶唔易做」。連午餐都想好了,芝士腸熱狗配熱情果汁,拿進場吃。

全場只得我和另一個女子,她坐較後的位置,我則坐中間。還沒開場,安靜得連彼此的呼吸聲都能聽到。有點餓,撕開鍚紙,竟是熱得燙口的,太美妙了。想起大學開始已很愛吃熱狗,茄汁和芥末塗得亂七八糟,躺在火山口上看天空。

電影播得一半,已教我哭好幾次,我不知道一個人看戲是否特別易哭,但根據過往的情況著實如是。很有誠意的一套電影,特別是竟然有jun k做音樂指導,阿paul寫主題曲,還有那跳舞的主題,那麼多人拍過,如何拍也應該拍爛了,卻仍很有感情。

人的一生,有幾多時間是為了他人而活?沉重的責任,滿足家人的期望,滿足社會的目光,嫌錢,煑飯,湊仔,交租,但自己呢?我們為自己做過什麼?跳舞就是為自己,在一刻間,展露自己最美最自信一面。師奶們要繼續跳舞,是因為她們仍未忘記,自己心底內還有如此的一個自己。

看完電影,心情古怪,坐在kubrick的露天茶座喝蘋果蜜糖茶,午後的陽光曬在面上真舒服。回家想看書,才發現,剛才或是哭得緊要,眼睛竟然發痛,發神經想起會不會是lasik傷口決裂呀?急急睡覺,兩小時後起床已無礙了。

晚上在La Tasca餐廳,點了sangria和paella,在bar檯上竟遇上多年沒見的阿九,他說起他獨自飄洋過海去杜拜做生意的事,為的是「不甘」二字。又,原來杜拜的齋戒月,竟還是靠聖人看星象來決定日期的,這年代做這事怪不怪?然後到pageone看書,猜猜我發現什麼?天呀,村上新書「終於悲哀的外國語」,太感動了。

6 則留言:

匿名 說...

美妙的一天 :]
呀!!!!!!!!! 村上有新書 太好了!!!!!!!!!

鄭裕文 說...

嗯, 雖不是小說, 是散文, 但也叫人大樂呀

笨弟

匿名 說...

呀, 我想到了, 你是'電影癡' :-)

匿名 說...

mag,飛人不是影痴.她高度自主的態度,"影痴"這名是看低了她.

飛人,我看的時候也聽到有很多師奶抽泣.我也介紹了我媽去看.片中有個symbolic meaning我很喜歡,就是"打出肚皮".其實快樂的師奶,就是"打出肚皮"的藝術...

匿名 說...

這種悠閒的生活,真寫意!看來你是電影迷吧,看得那麼多戲..

匿名 說...

人大了,都覺得要背負很多東西;倒像是為別人而活,多於為自己而活,真悲哀 =(
所以趁未有家累以前,多點享受單身的日子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