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0月30日

四大天王

呀,那個吳彥祖,以前當然也覺得他英俊,但總嫌他長太高,太少爺仔,又太似劉德華,鬼仔口音做戲麻麻,但今次他執導和編寫這電影,夠膽識、有創意、聰明,對他是另眼相看了。

Alive這隊band是在什麼情況下組成的呢?箇中經歷屬真屬假?説實的,看完後我也不肯定,但這正是電影出色之處,無論細節如何,觀眾看了,總會質疑,香港樂壇有幾頑劣?是娛樂圈,是盤生意?是歌手,是模特兒?所謂創作,還是包裝?還有得救嗎?

竟然還有jun k和黃貫中的訪問,又穿插得那麼到肉,我不知是否看得太少這類電影,但這套於我肯定是驚喜的,至少,比昨天看那「戀愛初歌」的vcd好太多了,根本不能比,天呀,那算電影嗎,頂多比中學時看的教育電視好少少,無論故事、畫面、服裝和演技都太離譜了。

8 則留言:

匿名 說...

我也很喜歡這電影 :]
最重要的已非真假
而是有人提醒你
這背後的問題 是該問一問 想一想的
還記得那時候跟記者朋友討論
他們認為當中的欺騙記者是可恨的
呀 若真如此 也該是以暴易暴的意思嘛
記者們 想一想 自己有否做過這行為呢?
先反思 再去丟石頭吧
若還有資格丟的話...
嘻 想寫好久了 哈 真痛快 :]

匿名 說...

飛人,我05年電影節看了一齣叫"捷克夢"的記錄片.兩個電影學院final year攞文化局funding用半年宣傳一間虛構的"新supermarket".objective是study chech開放後對shopping的沉迷.成齣片由企業到傳媒到小市民都好多野睇.

最深刻兩幕是:

廣告agent覺得宣傳標語"you won't leave eampy hand."欺騙公眾.導演反詰"你們平時都做著相相同的東西."agent只能支吾以對堅持"這是不同的".最後解決方案是"開張"當日有祺仔派...所以唔會"empty hand"...一語道破所謂專業操守的蒼白薄弱,一切只是走la的自我安慰心安理得.

另一幕是上當的阿伯大大聲"我都知有問題架啦,特登黎睇下搞咩啫."亦有人話"唔緊要啦,當一家人出黎行下."原來面唔面對到自己被人搵笨可以有咁大差異.

匿名 說...

飛人姊,你朋友對欺騙記者的不能接受,是他們作為娛樂版讀者的defence mechanism.

娛樂圈虛假,記者對"料"不加考證>
讀者全情投入閱讀樂在其>
電影嘲笑這種娛樂圈新聞生態>
讀者感到自已的笨瓜行為被放在大銀幕上嘲笑>
結論是這齣電視不對,竟要尊貴的消費者感到自己是笨瓜...

至於他們有沒有資格丟石頭,我怕他們想完後還是認為自已有資格,因為他們是消費者."我付$,我當然有資格."

tusswu 說...

捷克夢係一套非常精彩的作品,是因為他們的做法,如果套用在香港,人們就只有單一的仇恨,覺得兩個學生超攪事,要斬要殺要報警,不會有市民可以在這種「欺騙」下,可以將兩位學生利用虛假的宣傳與政府欺騙民眾投票加入歐盟的政治內容說出來,這就是社會在質上面的不同而影響創作的例子。

四大天王當年看我是覺得驚喜,但也不算是很好看。我覺得驚喜的地方與飛人所感的差不多,但是由於在在上年電影節時已看了捷克夢,加上吳彥祖不斷強調這是MOCKUMENTARY(其實捷克夢我覺得也是DOCUMANTERY)。但可喜的是他插樂壇很盡,不是在商業老闆情緒可接受下的「禮貌的插」,在香港這個狹隘又情緒化的社會文化當中已是非常可喜(其實我個人覺得他們的勇氣比做捷克夢那兩個學生更大,因ALIVE可能知佢地事後會死得很慘)。

匿名 說...

tusswu, long time no c here.

對.香港是個很情緒化的地方.弔詭的是香港人是最常將"客觀/理性"掛在咀邊的族群.

或許"客觀/理性"只是掩飾壓抑極端的情緒化,或許大家常常矮化情緒,亦無限高舉客觀/理性...明明兩者是生活必須又互補的方面,硬要打為一黑一白.這就是香港的狹隘.

至於膽量...捷克二子當面訪問"開張"撲空的人,連警察也怕出事要拉開他們一幕很搞笑.如果alive將傳媒對他們的反應拍下當feature收在dvd,一定更精彩.(又可以谷碟)

anyway,楊千曄一句"呢個係一個game,但呢個唔係fair game."好中.

qing wa 說...

: )

匿名 說...

我下次亦要在電影中心借來看!

匿名 說...

最近好嗎?很久沒你的消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