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0月26日

秋天去哪裡了?天天都是如此灰,不應是紅白揉藍的嗎?究竟是旺角的天空特別差,還是整個香港都如此呢?

內部住的當然很舒服,但旺角本來就很污煙瘴氣,越見擠逼的步行街、修路的聲音、女人街小販開檔收檔的聲音、吸得入的污染空氣、從不入黑的天空,我只覺得整個地方沒出路,沒完沒了。

電影中心是可愛的、也喜歡廟街的煲仔飯、窩打老道的木棉樹、和京士柏的秘密草地,但其他的都漸失色了,反而,九龍城仍叫我喜歡,偌大的天空,小小的樓宇有人情味,還有延文禮士道、水果店、寨城公園、舊機場跑道,只是,聽聞那裡也要發展什麼郵輪碼頭了,到時會變成怎的樣子呢?

這陣子專注力很糟,看電影、小說一下之便溜神,很想去長跑或游水,但眼睛又未好不能動,然後晚上睡不好又發惡夢,很畏高,卻夢到坐在三十樓的天台邊沿,雙腳凌空踢著,一閃身下去便墜下了;場景一轉,要跑,跑慢半步便給壞人捉住,逼供,有人死,有人要殺我,瘋了,做這樣子的夢,糟糕。

8 則留言:

匿名 說...

可能 心底想催促自己做個甚麼決定
但又感覺這生死猶關 想慎重些...
一留神 成了夾縫中的那位...
也許 是我太灰了吧

日子 總能走出的

祝好

匿名 說...

接連發緊張的夢嘛...我也試過.是畢業後一直掙扎想轉行時開始的.被追殺啦,錯手殺了人四處躲啦,回到中學/大學時考試弄錯科目啦...感覺像被拉緊得張斷一樣

現在想來,這2-3年沒再造這些夢了,可能壓力沒這麼大吧.

匿名 說...

我好喜歡電影中心的環境呢.

至於旺角... 空氣太差了. 我不熟識九龍城, 也許應去研究一下. ^^

鄭裕文 說...

姊, 其實我也相信日子是能走出的

我只是想起可可西里裡,男主角說:

「你走不出的,是你的命。」

是否很可怕的一句?

嗯,三峽好人快上了,很期待呀。

鄭裕文 說...

y人,我呢,則是從小到大都常發惡夢,有些是超級可怕的,都不好提了...

鄭裕文 說...

pen,我也是,如果電影中心要拆,旺角於我便要打個四折了...嘻

匿名 說...

如果電影中心要拆,我想我會抗議...那是個很成功的communial/cultural architecture: plaza, covered veranda, simple facade, plants, clear identity...

tusswu 說...

我想重開油麻地戲院,播香港實驗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