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0月29日

地海傳說

幻想的國度、紅色的城市、寧靜的海、巨龍、法術、泥土、飄揚的歌聲,主觀地,我還是很喜歡這種充滿想像力的電影,只是,若我是宮崎吾郎,我應不會拍這種片了,風格和畫風都和父親太相似,連內容都繼承著父親舊片:流浪和迷失、名字和個性、科技發展和平衡。只能想起吾郎在拍這片時,父親是如何嚴厲,拿著教鞭,在旁指點、約束、規範。我覺得如此走很辛苦,跟在後面走的人怎能有突破,興趣可以繼承,但內容和風格肯定要獨立了,不是自己心裡的聲音,畫下去,拍下去,還是創作嗎。你看蘇菲亞哥普拉,同是將職業延續下去,那套「迷失東京」,不是叫她將自己和教父區別過來?

2 則留言:

匿名 說...

可能是兒子深受父親影響吧. 剛巧我的弟弟今晚看了此片, 他對此片的評論比你更差呀... 他說很悶, 和宮崎峻冇得比, 好似學生交習作, 不成熟, 很多問題... 我不知道會否去看此片, 因為實在有太多其他要看的片(包括老師叫我們看的和在電影中心借的).

鄭裕文 說...

pen,其實我覺得也不算差的,只不過有比較便是較父親失色,所以如果我是他,我便會拍其他題材和嘗試建立自己風格了.

嗯,你的老師叫你看那幾套電影呢?